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欣赏

轰轰烈烈地爱一次,或是只留下空荡荡的风

一:《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如果说章峥岚这人没有城府,那就是笑话了,他能有今天的成就,能有随心所欲生活的资本,这要多少的手腕能力可见一斑,自然包括勾引心上人。在水光推拒前,章峥岚右手捏着她的手腕往自己心口引,左手已滑入她的线衣下摆。水光自知不妙,但人被他搞得昏头转向,腰在他的手下微微地抖动了一下,“你别……”这样的无赖行径如果是别人她是不是已经直接把他打晕?水光发现自己竟对他意外的容忍,可这人又实在让人生气。但章峥岚又岂是生一下气就能打发掉的人,更何况又是现在这种箭在弦上的时刻,他简直恨不能二话不说绑了她吃了,可终究没敢太雷厉风行,只小口小口地诱着。章峥岚的唇从她身上离开,他一直注意着她的表情,此时她的脸有些红,但还不至于神思不清,甚至还看得出明显气恼着,鼻尖上冒着点点细汗,他喜爱地去咬了咬她的鼻尖,水光惊得一跳,他已经手伸向她背脊上抚着,一句句说着亲密话,当他的手指毫无预警地滑入她的里衣,轻轻碰触她的裸背,水光一瑟缩,他还皱眉柔声问:“有点凉是吗?” 这样的肢体交缠付诸武力都是束手束脚的,水光又被束缚得彻底,抓挠推搡对他没有任何作用,这人没练过武术,但绝对学过跆拳道之流。

二:《唯有你最倾城》

千百回期待的最终式,往往并不是理想的。但是,有些人,习惯性地将回忆里的画面重新拼装,爱过的,被爱的,意料之外的结局,热泪盈眶。我没有想到,上天会给我安排这样一个结局。最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并没有惊慌,一个人走了很远的路,还去市郊看了爸爸妈妈,跟楼下的老人们打了三圈麻将。爸爸老了,一个人躺在床上,乍一看过去,以为是个死人。作为他们的女儿,我感激,爸爸坚持让我嫁给谢卓一,我更感激,还有我的儿子谢倾城,他已经长成了一棵挺拔的小白杨,有了自己的生活和爱情。或许我不应该奢望更多,或许就这样,也算是完满了吧。张无晴是在初冬下午昏倒的,谢倾城被吓傻了。清醒的时候,张无晴已经被大家七手八脚地抬下楼。谢倾城瘫坐在医院走廊的休息位上等待妈妈醒来,医院里独有的味道让他觉得窒息。急救室里,是他的妈妈,就在不久之前,她们还争吵、拌嘴。而现在,谢倾城不知道即将揭晓的是什么样的结果,他一直在祈祷,不要让妈妈有事情。这是本现言短篇催泪爱情小说,轰轰烈烈地爱一次,或是只留下空荡荡的风。

三:《要有多爱才会缠绵不休》

莫锦年心下明了,应该是乔安安提前到了。她跟服务员解释:刚才那位先到的小姐是陪她同来的好友,自己才是肖先生等的莫小姐。服务员这才领着她穿过大厅,前往走廊旁的包厢。莫锦年轻轻推开包厢门,只见乔安安正和身边的男人相谈甚欢。乔安安还是一派邻家女孩形象,穿肉粉色针织衫,随意地扎个马尾辫,笑容甜美亲切,显得青春洋溢、清新无比。她是那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般的女子,皮肤洁白如玉,基本上不用化妆,皮肤就带着天然的白净光泽。莫锦年瞥了一眼她的相亲对象,心下有些狐疑:莫非,这个看上去清俊阳光、气质温和的男人就是肖煜恒?如果是他,也是第一次和乔安安见面,彼此就能聊得如此投机?乔安安当初在大学时代参加类似校花比赛获得“最具亲和力奖”,这个奖颁发给她果然是实至名归。那么,会不会乔安安先到,被肖煜恒误认为是相亲对象,然后他对她一见钟情?一直在旁边静静看着这俩女人聊天的另一位相亲主角肖煜恒终于发话了:“没关系,你们俩在我面前都不用太装,做自己就好,做自己就是最好的最真实的形象。”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2020即将结束:好好活着,就是幸福

2020即将结束:好好活着,就是幸福

01 有句很雷人的话:你连死都不怕,你还怕活吗? 2020年,似乎每个人都活得很难,又似乎每个人不得不活下去。 记得五月...
那些被忽视的爱,往往是“真爱”

那些被忽视的爱,往往是“真爱”

《你不慌,世界不荒》里写道:“社会忙碌,工作紧张,身边的美开始被忽视或遗忘。” 我们总以为,爱一个人是轰轰烈烈的,不是安...
亲家之间,最好不要频繁来往

亲家之间,最好不要频繁来往

《礼记·曲礼上》里写道:“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亲戚朋友互相来往,是一种礼节,如果不来往,感情就疏远...
人过五十,不管你多有本事,都不要得罪以下几个人,避免晚景凄凉

人过五十,不管你多有本事,都不要得罪以下几个人,避免晚景凄凉

五十岁的人,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了,对于人生的起起伏伏,也应该看透了。 曾经,你也年轻过,也奋斗过,多少有一些成绩了,在单位...
夫妻的爱和情人的爱,有什么区别?

夫妻的爱和情人的爱,有什么区别?

曾经以为,爱就是爱,就是爱到骨子里那种。 后来才知道,爱有千差万别,并不是所有的爱,都会深入骨髓。 有的爱,如蜻蜓点水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