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曾经

夏天的时候,很想拿了相机到外面去走一走,可又怕热,坐在屋里都热得一身的汗,到外面阳光底下更是一个热字了得。

早上的天空蓝荧荧的,几朵白云轻飘飘地点缀其中,我坐在阳台的摇椅上看书。阳光有点刺眼,调转了一下位置,对着楼下花园,满目是绿树绿草。

花园每晨都有晨跑的人,还有一班上了年纪的大妈在跳广场舞。

每当晚上散步的时候见到,先生总说,你也可以来一起跳呀。我笑,我才不呢。

一我不会跳,二我还没到这样的年纪,三就算到了这样的年纪,我还是想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比如划字,比如拍照,比如弹琴,画画等。

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跳舞,这样的场合,我想已经不再适合我了。而今的我,只欢喜于做一个默默的欣赏者。

说起跳舞,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可怎么久远,也是不会忘记的。那不多的几次经历,更是显得珍贵。

那时候住在华工校园里面,每逢周末,校内好几个学生会举办的舞场都开放,燕是本科生,当时就读大二,我们在吉他班上认识,因我家离她宿舍近,所以我一有空就常去她宿舍找她玩。

我们一起在湖边散步,说话,也一起去过几次舞场跳舞。多数时候是跳交谊舞,有时跳伦巴舞和恰恰舞。其实我俩都不怎么会跳,只是也爱去,喜欢那种氛围。当有男孩子来请我们时,我们说不怎么会跳。但他们都很热情有礼,“没关系,我也不是很会,一起学。或是“没事没事,我教你”。

于是,我们又害羞又开心地随了他走进人群里,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地跳起来了。跟好友清也去过好几次,清有跳舞的天份,什么舞一学就会,我呢,总也学不会,跳得很别扭。

还有就是去东山口的一家舞厅,要买门票的,是随了当时单位的一位美女同事敏去的,那是一家有级别的舞厅,我们是边饮着咖啡边坐着聊天边跳舞的,我记得那一次我也是只跳了一曲,就静静地坐在那里欣赏别人了。

还有一次是在杨箕,这家是跳迪斯科的,音乐震天响,一大堆人,随着音乐欢快跳动,有点群魔乱舞的味道。我也随大流扭动腰身,热舞了好一阵,那种氛围,有着青春的冲动和朝气。

年轻的时候,没有一点功利心,全凭一份热情,单纯且冲动。对什么都有兴趣,都欢喜欣悦,都玩得来。可而今,事过境迁,内心有了不一样的喜好,亦不再有当年的心情心态心境活力勇气了。

那些和我一起玩过,一起疯过,一起走过的人,如今也天各一方,走着走着也就都散了,就清还有联系。燕大学一毕业就离开了华工,回老家去了,我们,也越来越少来往,直到后来,音迅全无。

我还记得,和燕在华工一号楼左旁的草地上背靠背的席地而坐的情景,说了什么话,已全然不记得,只那个姿势,那一个剪影,那向晚的夕照,这么多年来,成了我心中的画,眼中的诗。

敏也是,我们一个单位,她弹得一手好吉他,还收了好几个学生,那时候,时常在单位午休时在走廊上弹唱,我和萍是她最忠实的粉丝。

记得,她常弹唱的一首歌“潇洒的走”。后来由于单位效益不好,敏便离开去了别处,后来听说她开了一个吉他培训班,忙得什么似的,我们,也就来往得越见少了,到后来,也就没有后来了。

萍,那时候我和她对吉他一度的很热爱,时常的去敏家请教敏,也时常的相约逛街聚会,后来为了一点点的小事,闹了点别扭,也不再有往来了。

我不知道,是我的关系还是什么原因,那时候的朋友怎么都留不住呢,是我们都太过年轻,太过冲动,幼稚?是我们都过于潇洒,还是我们不懂得珍惜?

每个人都曾经青春过,都有过一些回望里让人唏嘘叹息的往事。

懵懂的青春,仓促的光阴,真的带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啊。

那个时候,我们不懂爱情。何止不懂爱情,就是友情,也没能把握得住,眼睁睁地看它一一的擦肩而过。

青春是什么,席慕容说,“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感情文学

或者也唯其仓促,才使人不忍释卷啊!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仅作分享交流,非商业赢利为目的。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https://ahav.cn/608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