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老人言: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增广贤文》

在你跟前说别人坏话的人,就是制造是非的小人。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诚哉是言也,弄物不知名。”宋.释师观

“事非”,有时也被人们写成“是非”,它既被人们津津乐道,又让人们深恶痛绝,看似都是生活中不可捉摸的际遇,其实关乎命运,偶然背后尽是必然!

“是非”是招来恶运的祸端。“是非”二字,本没有贬义,论是谈非,大都只是为了分辨个“对与错”而已。争论的内容基本上是一些思想、观念、学术、理论、行为与结果等方面的问题。

老人言: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而“事非”二字,却是祸端的代名词!很多时候,试图表明“己是他非”的过程,往往已经和问题本身无关了,而变异为用来抱怨、嫉妒、攻击、诬陷对方的工具。多少悲欢离合、争斗官讼、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都源于一句看似“不经意”的事非话!

“是非”被人们津津乐道,是源于人类“喜欢打听和传播别人的家长里短,取笑他人,盼着对方倒霉等”的劣根性。说者痛快,听者淋漓,故事被不断“修改后复制”再扩散给更多的人——这个过程中因为不断融入了传播者的情绪、观念,以及各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情节往往会被添油加醋,歪曲夸大,最后离真相越来越远。

“是非”被人痛恨,是因为事非落到了自己或亲友身上!事非于己,轻者损伤名誉和尊严,重者会召来无尽的麻烦、坎坷、官讼、纠缠、损财、伤身、破家等等,而最令人痛苦之处在于:自己往往难以澄清,越是分辨,就越描越黑!

老人言: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谁都不想是非临身,特别是有些看似不起眼的“是非”,往往会意想不到地演变为弥天大祸!所以自古至今,圣贤都很看重“是非”的危害,教育我们要远离“是非”,特别不要“惹事生非”、“无事生非”!

人与人交往使用频率最高的就是言语。我们会不会听话,能否分辨话的正确与否,能否分辨讲话人的动机,这很重要。如果不会听话,遇到一些搬弄是非的人,这可能毁了家庭和事业,这个不夸张!人君听进谗言,臣子就要掉脑袋,多少忠臣死在谗言之下,死在为人君、为人领导者不辨是非之下。

“父听子当决”,父亲假如听了谗言,可能与孩子的关系会破裂。《朱子治家格言》说“听妇言,乖骨肉”,从前有人不止娶一个老婆,如果小老婆讲大老婆孩子的坏话,父亲听进去了,可能父子之间会起冲突。“朋友听之别”,听信谗言,朋友间会疏远。“夫妻听之离”,夫妻假如听谗言,可能最后会离婚。所以,有一句话非常有智慧,“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为什么?因为他搬弄是非,搞得大家人心惶惶。

老人言: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几千年来,社会上人情世态,都是这个样子,中国的古谚,所谓“爱听小语”,以及“远重衣冠近重人”,一般人们,都是用这些小事来评论、衡量一个人的高低、善恶、是非的,甚至成为了道德人格的法码。历史上,现实的社会中,一个人的立身出处,随时随地都可能遭遇这种类似事件的攻击。只要多读些历史,多经历人生,反而觉得是很平常的事,一切都会处之泰然,看得无所谓了。我曾经写过四句只像偈语不像诗的话,也正好在这里提供大家作一参考。“身入名场事可怜,是非争竞奈何天。看来都是因人我,无我何妨人尽贤。”其实,在大道理上,都是因为分别人我而有此烦恼。

缩小在现实范围来讲,都是利害的冲突。人就是这样渺小可怜,但是这只是对个人自处的修养来讲。倘使要作一番事业,作一个领导人,就不能马虎,任凭情绪的冲动而听信谗言了。不然,因此而错失得力的人才,甚至牵一发而动全局,那就太不明智了。——《南怀瑾.孟子旁通》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谁是是非人?说是非的那个,就是是非人。他要不是个是非人,怎么会见到是非?

老人言: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他说的那个是非人,未必是是非人;说别人是非的,决定是个是非人!所以,人家来给我说这个是非、那个长短,我脸上笑笑,心里明白:来说是非的这个,就是是非人。

是非人,佛门叫“业障鬼”。我们遇到这种人,要特别谨慎,为什么?他会在我面前说别人的是非,肯定他在别人那儿,也会说我的是非。

对是非人,一定要保持远距离,“敬而远之”!我们对他尊敬,我们对他保持远距离,尽量减少造业。

现在这个社会,制造事端的人太多太多了,所以天下大乱、灾难频繁。灾难与动乱,是谁造成的?就是这些人造成的,所以我们要小心谨慎。我们自己也要反省检点:这些人当中,有没有我在里头?

还有一些颠倒的人,专门喜欢听是非,这不是一个真正修道人。真正修道人,看到人家讲是非,会立刻离开。他这一个动作,是帮助是非人觉悟。

老人言: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说别人是非的人,如果善根福德因缘成熟,他一看到人家这种态度,他就会觉悟,知道自己错了,自然会收敛。

说别人是非,批评别人长短,这是造罪业,我们知道,他的前途决定在三恶道。六祖大师在《坛经》上说:“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一个真正修道的人,他的心贯注在道上,决定不说别人是非!

净宗法师说:“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烦恼。

有的人到法师这里来告状——“师父,你看某某人怎么搞的,念佛人怎么都搞不好?”讲很多。

那我怎么判断呢?如果张三讲李四不好,而李四没讲张三不好,我一般判断是李四对,张三不对,因为李四没有来告状,只有张三来告状,“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老人言: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我不会说谁对谁错,而会说:“这个事情你们自己好好解决吧,大家要和气。”我只能这么讲。但是比较起来,最起码张三讲李四,李四没有讲张三,可能李四比较有心量,比较柔软;张三可能心量不够。

最好耳根清净,不要有告状的。我要是说张三对,他会说:“你看,师父说了,我是对的!”旗帜打起来,扫倒一片。李四也来找:“师父啊,怎么是他对?不是我对吗?”那就只好学“你对他也对”那个老和尚了。

如果心中没有强烈的是非观念,对也可,错也可,有也可,无也可,无可无不可,这样的话,相对来讲心性就会比较调柔。

“不说是非”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是不太容易的。不说是非的人,心中必须不存是非观念,对也可,错也可,那才有可能守住这张嘴。如果心中是非观念比较强,那能不说是非吗?不可能!”

老人言: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仅作分享交流,非商业赢利为目的。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https://ahav.cn/9643.html

虎身犹可近,人毒不堪亲

有茶有酒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

返回顶部